应对武汉“肺炎”,香港小题大做了吗?

2020-01-22    作者: betway官网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补壹刀    阅读:
在每日公布的武汉肺炎疫情报告中,香港疑似病例最多(118例)排在榜单之上,但直到今天晚上7点半,香港才宣布出现了一例高度疑似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个案。 是什么让香港看起来那么特殊? 不少人说,这是因为非典给香港留下的阴影很深长,2003年的那场疫情中,香港
  在每日公布的武汉肺炎疫情报告中,香港疑似病例最多(118例)排在榜单之上,但直到今天晚上7点半,香港才宣布出现了一例“高度疑似”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个案。   是什么让香港看起来那么特殊?   不少人说,这是因为“非典”给香港留下的阴影很深长,2003年的那场疫情中,香港共有1755人染病,这里面包括386名医护人员,致死人数高达299人。   在同一场战役中,中国内地的患病人数是5327,死亡人数是348。
  2003年的香港。   那场疫情还给香港整座城市带来了38亿港元的经济损失。教训无比惨重。所以武汉肺炎疫情刚有消息透露,整个香港社会早早就行动了起来。甚至最初让人感觉香港在小题大做。   但武汉肺炎这几天的急速发展,香港的紧迫感以及快速行动,就体现出了先见之明。我们看看,香港都是怎么应对的呢?这对内地是一个很有价值的参照。   1   新型肺炎在去年底刚有传言时,香港媒体就进行了报道,并且将其称为“新沙士(SARS)”,引起港人的注意。
  图为香港经济日报网站2019年12月31日的报道。   在信息的采集和传播上,这一轮疫情,香港记者跑得真的很快。   在1月份的最初几天,港媒迅速跟进了有关武汉肺炎的各种消息。   比如1月2日,港媒就报道了一例武汉肺炎较早患者的描述,病人说“一开始以为这病是感冒,但是吃了药发现没有效果”。   类似的消息给了香港民众一个大致的概念,这次疫情可能来势汹汹,不能轻视。
  病毒究竟是什么,戴口罩是否可以预防?1月3日,港媒上就已经在报道、探讨这些问题。虽然当时全世界对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都非常有限,但港媒的报道丰富了民众对病情的认知。
  疫情发生后,1月上旬,港媒还持续关注着其他国家和地区对武汉肺炎的反应,比如澳门、台湾、新加坡等地的防护措施,都第一时间被报道。   在媒体的跟进报道下,香港早在1月6日就出现了口罩断货的情况,也就是说,在这场疫情中,你如果时刻跟进并关注港媒,可能早就会在内地发生口罩断货潮之前备足了货。
  事实上,香港人本来还可以从内地电商上买口罩,但由于之前的修例风波,内地电商为了不助长暴徒的非法行动,暂停了向香港寄送口罩等用品,至今还未恢复。   在疫情不断有进展的这20多天里,武汉肺炎多次登上香港各大报章的头条,在内页里,报章们也不断重申这次疫情的险恶,以及香港现有的风险。   每一条都在提醒着香港社会:“新沙士”,不容掉以轻心。
  到现在,港媒在报道事件进展的同时,也不断找到议员、专家让他们发声,推动政府在防范疫情领域做出更多行动,因为他们觉得港府的行动不够快。   2   实际上,港府在疫情的消息刚透出时,就已经有了行动。   去年12月31日晚上,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以及医院管理局和卫生署代表就出来会见记者,说明这次疫情的情况,并表示政府已经在召开专家会议,评估香港的应对措施,并表示会加强口岸的健康监察。   监测的级别的和范围不断扩大,一开始只在高铁站、机场监测来自武汉的游客,随着疫情进展,这项措施可能会针对所有游客。   此外,还有更细致的防护措施。   比如,香港高铁站就做了这样一件事:来自武汉的高铁列车停靠后,西九龙站的工作人员会以1比49漂白水在乘客途经时经常接触的位置加强清洁,包括扶手电梯及升降机,以及在月台放置消毒洁手液及口罩,让有需要的乘客使用。   早在1月2日,香港就开始通报武汉肺炎的疑似案例,当时只有3人。
  1月2日,香港综合医管局公布的资料。   此后,香港卫生署开始几乎天天召开发布会跟传媒报告香港疑似病例的进展,定期提醒市民预防注意事项,公布每一例疑似病患信息,开直播新闻会,给医院发详细的指引。   1月9日,香港就有专家建议,要假定这种新型病毒可以人传人。   这等于是要推动港府提升防范级别。
  对于疑似病例,香港政府表示,我们可以做出迅速的反应。   香港医管局质素及安全总监钟健礼说,现在香港使用的快速测试,在两三小时内就可以得出结果,如果算是运输在途的时间,在24小时内就可以将结果送到医院。   此外,医管局正在努力达成的目标的是,最快在2月初,自己的实验室就能有能力进行自行测试,以此应对日后可能出现的更多病人。   在内地病例日趋增多的情况下,香港政府在20日开会,确定了三条更加严格的防疫措施。   第一项措施是,卫生署的呈报范围由武汉市扩大至湖北省,医生如发现病人发烧或出现肺炎病征,只要病发前14日内到过湖北省、内地医院或接触过肺炎病人,也要通报卫生防护中心作进一步调查。   第二项措施是,要求所有由武汉乘搭飞机入境的人士,必须填写健康申报表,主动申报身体有何不适,并留下个人联络方法,以便当局追踪。   如果符合呈报准则,会安排去公立医院检查。如果有人填报不实,最高罚款5000元,监禁6个月。   可以说,香港政府下了重手,想要坚决挡最新病毒于门外。   第三项措施则涉及公立医院方面,香港医管局将实施各项围堵传染病策略,实行“早通报、早隔离、早化验”。   医管局称,已配备大量防御装备,足够医护人员使用三个月,同时准备约500张负气压隔离病床,一旦出现本地首宗确诊个案,甚至个案数目急速上升。医管局七个联网更会各自启动一间诊所,48小时内腾空地方,并会调整服务,减少向一般病派筹,调动慢性病人到其他地方。   这种反应措施,是非常森严的防范了。   而政务司司长张建宗也说,香港已经进入“极之高度戒备”的状态,配套措施已经在为“最坏打算”做好准备。   知己知彼,才能胜利。香港除了被动应对之外,还有很多主动出击,比如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最近已经前往武汉考察,加入了包括钟南山在内的最高级别专家组研讨。   3   身处香港的朋友告诉刀哥,香港这个地方,地域狭小,人口密集,一旦发生容易传染的病,往往损失惨重,17年前的“非典”给香港留下了惨痛的教训。   “非典”之后,香港社会变得很敏感。从2003年到现在,有过中东呼吸综合征、禽流感等传染病的蔓延,每一次都让香港社会很紧张,但他们都用“非典”时期留下的经验很好地应对了。   而这次,香港社会更是紧盯疫情发展,媒体、政府也第一时间通报相关信息和措施,这一度让内地人觉得香港人实在有点“小题大做”。   但现在回头看,这些必要的措施一来让香港社会保持了一定的紧张感,二来也稳定了港人的心绪。
  因为在过程中,港人更熟悉了这个新病毒,也加强了自我的防备。   据刀哥朋友观察,从疫情爆出开始,就有香港人戴上了口罩。而在疫情发展较快的这几天,香港大部分人在公共场合都戴上了口罩。   在略显紧张的氛围下,香港社会也有一些传言,社交媒体上早先传出香港要求来港高铁不要经停武汉,之后更有武汉到港高铁票停售的消息。   不过这个消息很快就被辟谣。   但就像刀哥前面提到的那样,不少港人还是觉得政府应对措施不够。有议员建议政府还应该尽快设立“发烧诊所/流感特别诊所”分流病人;准备足够隔离和快速检测病毒设施;加强宣传教育工作,提醒大众市民时刻保持个人和环境卫生,教导市民正确佩戴口罩,并少去人多密集地方。   在这些高密度的信息中,香港社会等于上了一堂呼吸道传染病防治课。这显然紧迫且必要。
  • 责编:betway官网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