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妖魔化”的中国!

2019-12-20    作者: betway官网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刘斯郎    阅读:
英美媒体都是如何妖魔化中国的?西方人对中国人的误解有多深?自称自由包容的他们,为什么容不下和平崛起的中国? 因为一些特殊原因,这个世界不同地区的人们所获取的信息是不对称的,这无关于有无网墙的问题,而在于社会媒体和整体社会文化氛围的价值观取向。
  英美媒体都是如何妖魔化中国的?西方人对中国人的误解有多深?自称自由包容的他们,为什么容不下和平崛起的中国?   因为一些特殊原因,这个世界不同地区的人们所获取的信息是“不对称”的,这无关于有无“网墙”的问题,而在于社会媒体和整体社会文化氛围的“价值观取向”。   我们很多国人或多或少地都认为国外的网络更开放、媒体更公正自由,包括笔者也曾如此认为。但随着年岁的增长,以及在西方国家的生活中看到的“真实世界”带来的冲击,让笔者和不少身边的友人都惊奇地发现:看似高度自由的西方,墙垒得比中国高多了。   这就好比前不久中国推出的关于新疆的反恐纪录片被西方集体“屏蔽”的情况一样:《反恐前沿》和《幕后黑手》这两部片子作为对西方政客、媒体长期以来在新疆问题上不断抹黑的强有力回应,不仅仅被BBC、CNN等西方主流媒体集体屏蔽,相关内容还被Youtube、脸书、推特等号称“高度自由”的西方媒体平台疯狂删除。
  ▲被西方媒体集体屏蔽的中国反恐纪录片。   在西方媒体和政客的联手操作下,关于中国新疆社会发展问题的真相,被悄无声息地请到了“西方的高墙外”,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些造谣的虚假内容,攻击中国的罪恶言论,却在西方“政治正确”的高墙内,传遍千家万户。   事实上,被妖魔化的中国之所以能一夜之间传遍千家万户,根源还是在于普通西方民众对世界、对中国的认知是偏颇的、短浅的,固化的。   2017年的相关调查报告显示,在欧美有超过三分之二的人根本不愿意踏入中国:   同一时期的调查报告还显示,在西方超过50%的民众不愿意和中国人交朋友,仅有8.5%的人对中国人表现出了善意,西方社会对中国和中国人的固化印象的影响非常深:   而因为老百姓思维固化,所以即便他们的政客和媒体“妖魔化”中国的手段拙劣得漏洞百出,也能引起资本主义高墙内愚民的一片狂欢:水深火热的中国,有待我们去拯救。   1:被妖魔化的中国之“低等丑陋”   中国和中国人被西方妖魔化的现象,并非出现在近几十年。事实上,早在一两百年前的清朝时期,“罪恶的中国”和“丑陋的中国人”就已经传遍西方的大街小巷,而他们也是以此为舆论依托,一次次展开对中国的侵略。   也是在这一个时期,“中国”和“中国人”开始逐渐成为西方社会中的“低等”代名词,与之相应的是“黄祸论”肆意横行:黄皮肤的中国人是地球的瘟疫,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绊脚石。   而在这种社会文化氛围下,西方各国的《排华法案》也就顺理成章地面世了,像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西方白人国家,都相继颁布排华律法。   在这一点上,美国显得最为活跃,早在1881年的3月6日,美国加州就以“排华”为由全域放假,用于鼓动民众参与大规模的反华游行。在这股妖风下,1882年的美国,早早便通过了泯灭人性的《排华法案》。
  ▲美国1882年颁布的《排华法案》,该法案也引领西方,开启了长达一百多年的排华史。   一百多年后的20世纪,《排华法案》在西方“帝国主义”的社会中,早已不是什么稀罕物,与之相匹配的,是随着影视产业的兴起,他们丑化、攻击中国的手段,更深入了。   最典型的便是曾经在西方家喻户晓的“傅满洲博士”,在18世纪的“黄祸论”的基础上,西方影视界于20世纪推出了数十部的“傅满洲系列电影”:《神秘的傅满洲博士》《傅满洲的面具》《傅满洲之鼓》等。   这些电影的共同特征是:主人公都是一个拥有尖下巴、八字胡、戴官帽、细长眼的中国人形象,他总是幽闭于各种黑暗的空间里,精通各种酷刑邪术,谋划着各种罪恶的勾当,把西方人对中国人的所有偏见集齐一身。而电影的结局也千篇一律:伟大的西方白人战胜了可恶的异类。   虽然说,随着这些年祖国的强势复苏,西方社会丑化、排斥中国的手段有所收敛,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放弃了“妖魔化中国”的百年大计。
  ▲2019年,美国漫威宣布要拍摄一部华人电影叫《上气》,可电影里的主人翁父亲的原型,居然就是“傅满洲”。   我们今天可以看到,英国BBC和美国CNN看见集装箱里冻死的39名越南偷渡者的时候,开心地向全世界布告惨剧,攻击中国的社会体制:   瑞典辱华事件中,瑞典人不仅不为自己傲慢的待客之道道歉,还特意通过国家新闻电视台播放辱华节目:   意大利电视台不仅把社会矛盾推给华人,还录制辱华节目丑化中国人:   法国的幼儿园的教材中,儿歌唱的居然是“丑陋的中国人”:   现今的种种迹象表明,随着中国的强大,虽然情况有所好转,但西方式的傲慢、偏见,还是根深蒂固的,而要想改变这一切,我辈仍然任重道远。但也无需过于在意他们如何冒犯,毕竟夏虫不可语冰,我们要做的,是强大我们强大,笑看他们的傲慢。   2:被妖魔化的中国之“茹毛饮血”   在西方政客和媒体的长期诱导下,西方普通民众对中国和中国人的偏见,亦是颇深的,这种偏见甚至上升到了饮食文化领域,在媒体的带动下,中国人经常被妖魔化成“茹毛饮血”的可怖群体,这也导致了一些极端的西方民众“恐华”,甚至连中餐都不敢碰。   我们很多人看英国BBC或者米其林的“美食榜单”会发现,上榜的中国食物少得可怜,甚至连专门针对中国的美食排行榜,也让中国人颇为不适。   很多人会简单地将这些现象归为“文化差异”导致的,但如果你愿意深入到西方社会中,去和他们深入交流,你便会发现“骨子里的偏见大于文化差异”。   我记得我曾在文章中分享过这样一个画面:当我邀请周围的住户一起做中餐的时候,有一个白人女性当着几个国家人的面拒绝了我的邀请,她也很干脆:中餐很脏,也很不健康。后来我才知道,他们的媒体经常以黑中国文化为乐趣,包括中餐文化,我甚至看到他们炒作“中国人的塑料大米”。
  ▲2018年,意大利爆发多起造谣攻击中国食物的案件,熟料大米频频登场。
  ▲2018年6月,美国芝加哥“中国城”中餐馆被造谣拿老鼠给顾客吃,造谣者称“中国人的食物都是土做的”,内容虽然低智商,但还是很多白人相信并报了警。事后调查发现,中餐很干净,系造谣者胡编乱造。   媒体带头,愚民跟风,造就了西方社会“自恃清高的傲视”,于是,即便是普通民众,也会大加谴责中国人“茹毛饮血”。   这一点在“吃狗肉”的问题上表现得最为明显,几乎每一个在国外的中国人,都会或多或少地被人问及“你们中国人真的吃狗肉吗”这样的问题,甚至还会因此被道德绑架:你们怎么可以吃狗肉,你们太残忍了。   而这两年更有趣的事情出现了,英美的一些环保机构盯上了中餐里的主要食材——猪肉。他们认为中餐高频率的猪肉使用,是造成全球气候变化的重要因素之一,因此他们呼吁并要求中国人少吃中餐,少吃猪肉。可也正如一些同胞回怼的那样:那你们吃牛肉咋说呢?
  ▲英国《路透社》一本正经地呼吁中国人过年少吃猪肉,保护地球要紧······   被妖魔化的中国人和被丑化的中餐结合在一起,在西方遇到带有偏见的“雅人”,往往还会碰撞出奇异的火花。   比如,有华人在自家阳台晾晒腊肉,被白人举报“血腥谋杀”,要警察前往破案:   再比如,有中国学生在自己家里煮了碗螺蛳粉,被白人邻居举报“藏有生化武器”,要警察入室抓捕:   嗯,看似有趣,但确确实实源自偏见,在他们的眼里,中国人连吃个东西,都是“可怕的”。   3:被妖魔化的中国之“民不聊生”   西方媒体和政客妖魔化中国最喜欢打“人权”和“民主”牌,就比如美国三天两头出的所谓的《人权报告》和《人权法案》,你把他们的报告和法案翻一遍会发现,自己生活在了一个假中国。   以前刚走出国门,和西方白人交谈的时候,笔者曾被问到“为什么来到西方”,他们认为“从中国走向世界”等同于“离开黑暗走向光明”,任凭你如何解释都无济于事,他们狠喜欢沉迷在自己是“天朝上国”的美梦中。   笔者两年前曾师从一位叫亚历山德拉的白人女教师,她虽然从事的是促进“中欧文化交融”的工作,但却从未到过中国,对中国的偏见也非常深,甚至经常在脸书上发表对中国民主的担忧,攻击中国的人权问题。   有趣的是,她对“民不聊生”的中国的了解,也皆来自她所信赖的英美媒体,因此在她眼里:中国是肮脏的,没有任何自由的,生活压抑的恐怖国家。   我曾试图改变她的想法,并邀请她到中国去走走,结果她拒绝了:我并不想去。一年多后,她去了日本、韩国、新加坡,硬是被他们的媒体给吓得“不敢去中国”。
  ▲后来,郎君的这个老师,环游了整个东亚,却唯独没有踏入中国半步。   同样的事情,美国Youtube旅行博主波比也遇到过。2018年,波比带着忐忑的心踏入了中国的土地,并独自完成了“中国十城游”,在其社交网络的分享内容中她惊叹到:美国媒体错得离谱。   根据波比的表述,在来到中国前,她已经走访了世界上的很多地方,但对中国一直有所畏惧,因为西方媒体告诉她的中国是黑暗、落后的,那里的人民很不友好,甚至连身边的朋友都奉劝自己不要去中国,怕是去了就被中国政府抓了,以后再也回不了美国了。   可波比到了中国之后才发现,西方媒体的言论有多么离谱。于是,当她看到“西方高墙”以外的更真实的世界之后,她发出了这样的感慨:中国和美国媒体报道的完全不一样。   生活在广西南宁的、在Youtube上揭露真相的博主“Gweilo 60”也是看破谎言的外国友人中的一员。   Gweilo 60 到中国后发现,中国人民生活得很幸福,中国政府的表现也很棒。于是,他开了Youtube账号开始讲述“真实的中国”,可让他感到诧异的是,自己不但被西方的政治正确打压,在限流、删视频的情况下,还被平台官方疯狂删除粉丝数据。   Gweilo 60老先生遇到的情况其实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例如:2019年,在香港问题上,大量撑警账号被西方各大社交平台封锁;2016年,引起西方舆论热议的“这就是2016年的中国”的视频,在播放高达数亿次的情况下被Youtube悄然封杀。   可以说,在“西方高墙”的堵截之下,你喊“光明美好的中国”是寸步难行,而留在西方媒体和社交网络上的,也自然以“妖魔化的中国”居多。   此外,美国的AI智能推荐系统还很有心,会特定推送给华语用户丑化中国的内容,就比如郎君,尽管日常查阅的都是“电子科技”内容,可还是时常收到郭某贵、某轮子等反华急先锋的“智障推送”,最有趣的是,下面还有一群没去过中国的愚民瞎起哄:啊,去中国自己就没命了,中国太可怕啦。   说实话,笔者经常看着他们在那杞人忧天,能看出“喜剧”的味道。   这一现象,前新加坡驻联合国大使马凯硕也曾在哈佛大学的演讲中表达过:   仅2014年中国出境游客就达到1亿多人,然后这些人都自愿回到了中国,如果中国是西方口中的毫无自由的人间炼狱,1亿人早就滞留国外不回了······虽然美国高度新闻自由,有最好的财经媒体,我每年游历数十个国家,可我一到美国打开酒店的电视,就浑身直冒凉气,仿佛与世隔绝一般······   马凯硕先生口中的“与世隔绝”,说的其实就是以英美为首的“西方舆论高墙”,这种高墙被伪装得很好,在他们所谓的“新闻自由”的遮掩下,看似无形,却无时无刻都在做着“愚民播报”:快瞧瞧中国,没有民主,没有人权,是一个民不聊生的丑陋国度,还是我们资本主义民主国度伟大。   倘若大家有幸多看几眼英美等西方国家的新闻报道,或者去看看隔壁在英美“民主簿”上赫赫有名的台湾省的新闻报道,就会发现国内常被吐槽的《新闻联播》是多么的客观公正了。   这两年网上很多“精神洋人”嘲讽笔者是看《新闻联播》长大的,笔者每次看到都会坦荡一笑:看过西方媒体垒砌的高墙,我为《新闻联播》感到骄傲。   5:被妖魔化的中国之“世界毒瘤”   在西方的舆论环境里,不仅仅中国政府被“黑”成了恐怖组织,中国人民也被“黑”成了世界毒瘤。   这一点可以总结为:什么坏事都能怪到中国人头上,中国人有什么缺点都会被大肆炒作,中国人做什么都是错的,可能连呼吸都不对。就比如前文中说的,他们认为中国人吃猪肉都是错的。   前几年有一个新闻,说的是一个中国男孩在埃及景区里刻画。说实话,这种行为必须批评,也要严肃处理,这都合情合理。可有趣的是,这个小男孩的个人不文明行为迅速被无限放大,引起了西方媒体的一阵狂欢:瞧瞧,丑陋的中国人,就是这样到处乱涂乱画的。   可有趣的是,你到意大利维罗纳街头看看,这座世界遗产城市内部景点周围到处都是涂鸦,有英文的,有意大利的,有法语的,有德语的,我当初拍了几张照片吐槽了一下,有洋奴喷我:人家那是情怀,是艺术。   可能西方人也这么认为,所以在法国街头,在意大利街头,在英国街头的乱刻乱画,都叫情怀。好在没见到什么中文,要不然这“情怀”就会变成没素质的代名词了——正所谓“主体不同,性质不同”,若是中国人画的,那就得使出吃奶的劲谴责:啊,快看看,我们找到证据了,丑陋的中国人!   这样的攻击,看似像骂街泼妇的贱嗓门,骂声虽大,却没啥实际用处。但倘若我们仔细品觉便会发现,事情可没那么简单——在完成第一步对中国人的丑化之后,下一步把各种脏水往中国人身上泼,都显得顺理成章了。   就比如曾有西欧的华裔青年和我抱怨的那样:他们在排斥我们华人,说我们掠夺了他们的财富,抢了他们的工作。   事实上,这种论调和百余年前的“黄祸论”如出一辙,只不过在历史轮回之后,又被西方的政客、媒体包装之后,成为了化解本国内部矛盾的利器。   这种手段特别阴险,因为他们把“华人的平等竞争”等同于“侵略和掠夺”,把本国的发展问题归罪于中国的和平崛起。总结起来就是:找不到工作是吧,这是因为中国人都把工作抢了;没钱了是吧,这是因为钱都被中国人赚了;生活不幸福了是吧,你骂中国去吧!总之就是,对 自己自身存在的分配不均的发展矛盾问题只字不提,久而久之,“中国威胁论”便被搬上了台面。   作为他们眼中的“世界毒瘤”,曾经中国没太多核心技术的时候,他们说的是“中国人只会窃取技术”,哪怕中国的技术掌握得比他们还要好,也是从宇宙中某个神奇的国家窃取来的;如今中国高铁、中国网络、中国航天、中国人工智能等新兴科技已经领跑全球了,他们也要补上一刀,说中国要窃听他们,要不民主地控制世界,然后要抵制中国技术。   你说有不有趣,对他们来说,落后的中国有错,强大的中国也有错,好像“中国”两个字,自带原罪一般。可你想想,当初到处烧杀掠夺,做尽恶毒之事的是他们啊,这脸皮该有多厚才能这么说话呀?   可以说,这些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客和媒体对中国和中国人的抹黑,就好比一个刚出狱的罪犯,换了一身体面的新衣,就开始大喊外面的良民是罪徒了。   写在最后:   想想看,新疆的反恐宣传片为什么被西方屏蔽?美国的网络平台为何封杀有利于正面宣传中国的声音?再想想,百年前的侵华战争是何等惨烈,到底是谁居心叵测?一切都不过是昨天,吾辈怎能因为过了几天安生的日子就忘了它们曾经的模样?   一百年前,被妖魔化的中国在西方家喻户晓;一百年后,被妖魔化的中国在西方广为流传。历史的高度相似背后,是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真相,中国人不能因为和平的日子过久了,就误以为世界没有丑陋。   西方社会对中国的“高墙”,一个是政客和媒体垒起来的,一个是西方民众自我心中垒起来的,这取决于他们的社会文化环境的综合影响。这就好比狗就是狗,猪就是猪,你没办法让狗和猪变成人,但你能用你的智慧和实力,让猪和狗受到“人类文明的感化”,这样狗才不会吃完屎乱吠,猪才不会裹着屎尿就睡。   所以,面对西方的“妖魔化”,我们既不能坐视不管,也不能失了人类的仪态。我们要做的就是,树立属于我们自己的自信,让自己强大,让民族强大,让国家强大。中国,必须强大。
  • 责编:betway官网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