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突然,特朗普在这问题上180度大转弯了!

2020-08-15    作者: betway官网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牛弹琴    阅读:
很突然, 在这个问题上,特朗普突然180度大转弯了。 这个超级大狐步,转得让很多人都闪了腰。 要知道,在上台前,有心人统计,特朗普是坚决的谴责派,至少45次发推痛批斯诺登是美国叛徒,甚至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这或许也可以理解。因为斯诺登披露了美国的大
  很突然,在这个问题上,特朗普突然180度大转弯了。   这个超级大狐步,转得让很多人都闪了腰。   要知道,在上台前,有心人统计,特朗普是坚决的谴责派,至少45次发推痛批斯诺登是美国叛徒,甚至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这或许也可以理解。因为斯诺登披露了美国的大秘密——美国针对全球数以百万用户的电话、电子邮件、聊天和视频进行监听,这其中包括不少国家领导人之间通讯以及美国公民之间的通讯!   甚至对象之一,就是德国总理默克尔,这在美德间还引起轩然大波。   这就是让世界哗然的“棱镜门”事件。   当然,中国也是受害者。比如,根据斯诺登的材料,美国国家安全局(NSA)自2009年起就入侵中国香港和大陆的计算机,目标包括香港中文大学、公职官员、企业及学生电脑……   斯诺登披露了美国大量的绝密消息,最后还逃到了俄罗斯,在一些美国人眼里,这不是卖国贼是什么?   所以,过去几年,美国全球捉拿斯诺登。
  但斯诺登还在俄罗斯,特朗普却突然变了。   在最近接受《纽约邮报》采访时,特朗普突然表示:有很多人认为他没有受到公平对待。我的意思是,我听到了。   《纽约邮报》特别点出,这是特朗普当上总统后,第一次公开评论斯诺登。在谈到斯诺登之前,他重复了以前的指控,奥巴马和拜登对特朗普阵营进行监听,blablablabla。   一些采访细节很有意思。   “斯诺登是他们谈论的人之一。他们谈论很多人,但他肯定是他们谈论的人之一,”特朗普周四(13日)说。   然后他转向他的幕僚:“我想司法部现在正打算引渡他?……我当然可以看看。我要说的是,很多人都站在他这边。我不认识他,从没见过他。但很多人都站在他的一边。”   特朗普随后问他的幕僚们:“你对此有何看法,斯诺登?好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   在征询意见后,特朗普又补充道:“我都听到了。从叛徒到他被迫害。我都听说过。”   很生活化的细节,信息量还是很大的:   1,斯诺登的遭遇,也是白宫里经常的八卦材料。   2,特朗普也觉得,这样对待斯诺登,是不公平的。   3,特朗普也在暗示,他很可能会赦免斯诺登。   也就是说,别看美国政府还在全球缉拿斯诺登,但特朗普其实已经在考虑,只要斯诺登愿意回美国,很大可能就不必坐牢了。
  确实是180度大转弯吧。   看到很多美国人很惊讶:总统,你不能这么干啊?   在他们看来,就是因为斯诺登这个小年轻不安分不冷静,让美国丢尽了颜面,以至于蓬佩奥提清洁网络,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昨天就反唇相讥,就举了斯诺登的例子:   既然蓬佩奥口口声声建设“清洁网络”,那么他应该先解释一下,为什么“棱镜门”“方程式组织”“梯队系统”等网络间谍活动后面都有美国的影子?美国情报部门为什么24小时监控全世界手机和上网电脑,甚至监听盟国领导人手机长达十多年之久?这显然是“黑客帝国”所为。美国在网络窃密方面已是浑身污迹,但它的国务卿居然有颜面提出搞所谓“清洁网络”,真是荒谬又可笑。   说得美国人都没办法反驳。   没有斯诺登,美国能这么被动吗?   就是这样一个美国追杀了7年的人,特朗普居然要赦免,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呢?   看到有媒体就分析,从特朗普谈话的细节看,他似乎很漫不经心,似乎也不清楚斯诺登到底是谁,究竟做了什么,但既然大家很关心斯诺登,就存在“娱乐化”斯诺登的可能。   为了上头条,斯诺登,对不起了。   这也符合大统领的个性。世界重大事件,不蹭点热度,不吃干榨尽里面的头条价值,那就不是特朗普。   比如黎巴嫩爆炸,他第一时间透露,美国军方的情报显示,这是遭到了攻击。尽管最后的结果,似乎美国情报又出了问题,但这不影响特朗普上头条,各大媒体纷纷报道。   还有,刚刚以色列和阿联酋和解,必须是特朗普第一个宣布,而且,他还对记者们暗示,这个协议,其实可以考虑命名为“特朗普协议”。   顺口再说一句,让人忍俊不住的是,果然,特朗普随后还转发了一条推文,推文的内容,就是要求给特朗普发诺贝尔和平奖。   诺贝尔委员会,你再不给特朗普一个奖,特朗普真要生气了。   这是题外话了。
  具体到斯诺登事件上,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更大的可能,特朗普觉得,自己和斯诺登一样,都是奥巴马“迫害”的受害者。   当时将斯诺登打成“卖国贼”的,就是奥巴马政府。   凡是奥巴马政府的政策,特朗普坚决反对,凡是奥巴马的主张,都要180度颠覆过来,这似乎也是特朗普的既定政策。   看《纽约邮报》就仔细发掘了一下,早在2013年,特朗普还不知道自己有可能上台前,他就发过这样一条推文:   斯诺登是一个奸细,应该被处决,但假如他能够披露奥巴马的材料,我可以成为他的一个大粉丝。   看懂了吧?   斯诺登你是活该被处决,但你只要能披露奥巴马的黑材料,我就崇拜你。   够实用主义吧。什么国家机密?什么叛徒卖国贼?斯诺登,只要你能够领会精神,在2013年,我可以是崇拜你;在2020年,我就可以豁免你。   不少人说,这个世界最大的确定性,就是特朗普的不确定性;但更要看到,在有些事情上,特朗普一直就没变过。   接下来怎么做,斯诺登,你就看着办吧。
  • 责编:betway官网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