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罗永浩胡子一起刮掉的,不只是青春

2020-04-02    作者: betway官网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每日人物    阅读:
没有了对小而美产品的挖掘,也没有了自身使用体验和判断,更没有了工匠精神式的说明,剩下的,只有耳熟能详的大品牌们,在经历滚滚的价格战之后,所获得的直播时的推荐展示时长和位置。 我的青春结束了,老罗开始卖别人的手机了。这是2020年4月1日晚上9点,
  没有了对小而美产品的挖掘,也没有了自身使用体验和判断,更没有了工匠精神式的说明,剩下的,只有耳熟能详的大品牌们,在经历滚滚的价格战之后,所获得的直播时的推荐展示时长和位置。   “我的青春结束了,老罗开始卖别人的手机了。”这是2020年4月1日晚上9点,罗永浩直播间里出现的一句弹幕。   带货已经持续了一小时,在陆续“上”过水笔、茶饮、小龙虾之后,这一次,罗永浩要“上”的产品极其特殊,是自己昔日吐槽过的最新款小米手机。   弹幕炸了。直播间里的观众开始高呼:我要锤子手机!   当晚带货的所有商品里,就属介绍这一件时罗永浩的话最少,几乎全程都是助手朱萧木在讲。老罗神情复杂,欲言又止——那个曾经把做锤子手机视做理想的中年人,如今以这样的形式,卖着过去竞争对手的手机。   这几乎是昨晚罗永浩直播里戏剧浓度最高的一幕,也有许多人来就等着看这一幕,但当这一幕真出现时,又多少有些令人叹息。   老罗的直播带货首秀不能称之为真正的“翻车”,从数据上看,它甚至是相当成功的。截至当晚23点05分,这场直播的累计观看人数是4880万,光是打赏就超过361万元。当然,最重要的是卖货,84.1万个订单,1.1亿(也有称1.7亿)的成交额。即便在一线的带货主播李佳琦和薇娅那里,这也是不错的战绩。
  ▲ 直播结束后,累计观看人数仍在上升。图 / 网络   但当你以真正以购物者的视角去看这场直播时,它又是失败的,粗糙的购物体验,老罗对产品的不熟悉,喊错品牌名字或者漏掉全称,不能及时看到链接,甚至部分商品的价格比起其它平台补贴过的价格,也算不上优势。   这种种矛盾造就了直播界的这次特殊事件——那个曾经扬言要收购苹果的人,失败后一次又一次杀入另一片红海,但这一次,他还能继续梦想改变世界吗?   直男式带货   “到现在一个飞机一个火箭都没有?”   晚上八点,老罗的直播以一句疑问开场。他还不太熟悉抖音直播间的规则,认为没有观众送礼物。事实上,开播的那一刻,直播间已经收到了80万音浪打赏,折合人民币8万块。   同样不熟悉的,还有在狭窄的手机屏幕上直播的陌生感,老罗一度看不到弹幕,也几次被提醒整个人已经出了画面。他试着找回当年开发布会的感觉,重新进场一遍,这是一个锤粉熟知的梗,场景令他们怀念。   上次老罗这么干的时候,还是在去年的“老人与海”发布会上,当时他作为一款抗菌材料的“首席忽悠官”,正在进行人生里继锤子手机和小野电子烟后的第三次创业。但让人没想到的是,短短4个月后,他的第四次创业又开始了。
  ▲ 去年12月,罗永浩以“首席忽悠官”身份出现在“老人与海”发布会上。图 / 网络   开播的瞬间,观众数量就达到了280万人。在过去,老罗开过的最大发布会是在鸟巢,面对的是8万观众,这一次,要怎么给这280万人带货?老罗原本的计划是利用“PPT式直播”,像此前的发布会一样精心铺垫,循序渐进。   而之前出现在发布会上的罗氏风格PPT,这次在直播间简化为白色纸板继续出场,“为什么要关注我?因为直播带货本身是个超级大团购,我们搞这么一个直播,如果买个东西就能下几百万单,这时候可以把价格拉到非常非常诱惑。”   上了11分钟价值之后,老罗又花了近20分钟来推荐第一款商品,一只小米巨能写中性笔,10支只要9块9毛9,还包邮。这不是直播的节奏,因为铺垫太多,以至于讲到观众都急了:“你倒是发链接卖呀!”出现类似状况的还有小米电动牙刷,这支牙刷卖39.9元,送3个刷头,为了卖这个牙刷,老罗的纸板PPT也做了七八张,但最后都没怎么用上。   一面是低价商品瞬间售罄,一面是其他价格较高的产品又还有库存,4000多万的累计观看人数,能否在老罗的直播间实现高质量的转化,还是存疑的。至于“价格的诱惑”,优势也不大,消费门户“什么值得买”就趁此推出了“低过老罗”的产品链接。   除了文创和数码产品外,老罗还选择了食品和护肤产品,比如小龙虾和洗面奶。作为一个对小龙虾过敏、从来就不吃小龙虾的人,老罗竟然也能卖小龙虾,而且卖出了17万份。同样尴尬的,还有卖欧莱雅男士洗面奶,连“这款洗面奶我用过,特别好用”这类话都没说,老罗耿直地直接表示,“这是我不擅长的领域”,并全程让助手来讲解。
  ▲ 小龙虾成为直播当晚销量最多的商品。   有粉丝在弹幕里感叹,这是何等直男的直播带货方式。抖音的数据显示,这场直播中罗永浩的粉丝超80%为男性,近75%粉丝年龄小于32岁,近半数在26-32岁区间,再次印证老罗的粉丝绝大部分是年轻直男的结论。   而直男们最关心的段子也消失了。   晚上一开场老罗就强调了,“听相声的可以走开了,我们这一次主要是卖货。”许多人当时还觉得老罗是在幽默,但听到后面才发现,货是卖了,相声呢?段子呢?   要知道,在老罗开发布会的巅峰时期,段子能盖过新品,拥趸者愿意支付价值200元的门票去发布会现场,就为了能听一场老罗的相声。比如2014年锤子手机T1发布会就令人印象深刻,成为经典,那时候,5分钟里老罗能抖出来10个包袱,每个段子都能听到台下观众的笑声。   今天直播时,老罗讲第一个段子是在卖小龙虾的时候,为了讲速冻技术。当时,弹幕里纷纷表现得很激动,“老罗终于开始讲段子了!”效果却令人大失所望,老罗讲了一段自己的在韩国吃鱼的经历,但一点都不好笑,他还转头问助手:“我讲这个是要干啥来着?”   岁月催人老   整场直播里,罗永浩不止一次感叹自己老了,记不住事情了。他不熟悉产品性能,更依赖手写PPT,甚至拿不准产品上架时间。   尽管这有自我调侃的成分,但老罗确实已经不年轻了。1972年出生的他,如今已经48岁。老文青、理想主义、极客精神曾是他的标签,但如今,这些标签正在直播里快速淡去。   只有从一些细枝末节里,能感受到老罗身上残留着的过去的影子。直播的时候,他不止一次地怀旧,在讲到扫地机器人已经是T7版本的时候,感叹昔日锤子手机“只做到了T2”;在看到赠品天猫红色蓝牙音箱的时候,他也感叹,“这是我们以前锤科的同事做的”;更不用说卖巧克力的时候,这款产品就是他之前一同做锤子手机的下属设计的包装。   罗永浩的理想主义似乎已经被捶下了,以前并肩作战的老战友们,都已经散落到各个不同的地方,其他人已经开始了新生活,但他身上还背负着锤子科技的债务。根据老罗的自白,锤子科技最多时欠了约6亿债务,其中包括他签了个人无限责任担保的1个多亿。老罗也因此在公开场合屡次提及还债,锤子之后的两次创业先后失败,也让他身上笼上了一丝悲剧色彩。直播卖货,也被外界解读为他还债的途径之一。
  ▲ 2014年5月20日,罗永浩在锤子手机发布会现场。图 / 视觉中国   但这种印记同时也造成了昨晚最大的失误,在介绍极米投影仪时,老罗说成了坚果投影仪,而且说得非常自然,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说错了。   喜欢他的人觉得这个举动引发了他们的共鸣,他们觉得,老罗还是记挂着锤子的子品牌坚果手机,但真正奔着买货来的人,觉得老罗“划水”,事先没有做足功课,心理上也并未重视,犯了直播界最忌讳的错误。这场直播结束后,一些底部主播开始感叹命运不公,他们累死累活就为了卖几百件商品,老罗“如此不专业”,却能轻轻松松卖断货。   从品牌宣传上来说,老罗的这个失误确实不算小。因为市面上真的有坚果投影仪这款产品,并且还是极米投影仪的竞品。极米花了高价请老罗带货,结果老罗却帮竞品做了免费宣传,这样的结果,必然是品牌难以接受的。   老罗以他的方式道歉了。他弯下腰,鞠了一个90度的躬,并希望品牌原谅其“老年痴呆”。随后,他短暂离开直播间,称要“压压惊”。   以前,他只对他的粉丝鞠躬,但现在,他的对象成了品牌方。同样时过境迁的还有他的发量,6年前,当他站在国家会议中心锤子手机的发布会现场的时候,他的头顶还是浓密的,但现在大家看到的,是他鞠躬时头顶依稀可见的头皮。
  ▲ 因说错品牌名,罗永浩在直播间鞠躬致歉。   “青春结束了”   倘若也看过2018年老罗做过的“好物推荐”直播的话,你会发现,两场直播里,完全是两个老罗。   老罗说,当时做那期节目完全是心血来潮。为了把买过的好东西推荐给粉丝,锤子科技的三个男人——中年网红老罗、设计师李剑叶、副总裁朱萧木一起直播,办了一场“年度好物推荐大PK”。   那时的老罗,推荐的全部是设计精良、兼具自身审美趣味的产品。比如钢笔,是他经常用来签字时使用的,生产商来自于欧洲一家有着200多年历史的老厂;又比如他还推荐了自己使用的拉杆箱,直播里他详细描述了如何选购了不同品牌的拉杆箱,拉着它们在不同材质的地面上滚动过。而且,就连拉杆的结构他也要横向比较一番,对于箱子的韧性和结实程度也要有研究。   老罗一直倡导的工匠精神,在那期节目里确实能够得到体现。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产品是他推荐一款降噪耳机。“尽管这款耳机丑出翔,但是却有令人肃然起敬的降噪水准,戴上去之后,就像是两个世界。”他还充分描述了自己的使用场景,让人对这款产品心生向往,“有时候出差忘了带,我还会产生不安定的感觉,还得立即在机场买一个新的。”   这一切,在昨天的直播中都不见了。没有了对小而美产品的挖掘,也没有了自身使用体验和判断,更没有了工匠精神式的说明,剩下的,只有耳熟能详的大品牌们,在经历滚滚的价格战之后,所获得的直播时的推荐展示时长和位置。   直播界已经进入到一个新的战场。罗永浩此前提到过一份招商证券报告,全名叫《直播电商三国杀,从“猫拼狗”到“猫快抖”》,报告已经解释了这个红海里的格局:“直播电商未来有望冲击万亿体量,淘宝、抖音、快手三大直播电商平台陷入三国杀,电商形势不断变化。”   这些年,罗永浩像一条固执的鲤鱼,总想跃过龙门,化身成为风口上的一条龙,却因为种种原因,屡屡失败。如今,他又心怀壮志,杀入直播带货领域,试图在这个新的万亿体量的市场里成为一哥。   但这不是个论资排辈的江湖,已经坐稳山头的主播们自然也不会眼睁睁看着老罗闯入这个市场。4月1日,薇娅在直播间选择与老罗的相同时段,真的直播卖起了“火箭”。数据显示,晚上8点40分,就在罗永浩卖小龙虾的时候,薇娅上架了快舟一号甲固体运载火箭的“火箭发射服务”,火箭卖4000万元,定金50万,真有人拍下了定金。淘宝的数据显示,有超过1970万观众在线围观薇娅的这场直播。   每个头部带货主播背后,实际上是平台的力量。长期以来,淘宝、快手均有自己扶持的头部带货主播,抖音苦于培养新主播太难,在业务增长面临考验的时候,老罗的出现可以说是恰逢其时。   对抖音来说,下一个增长点或许就在直播带货上。短短三个小时,老罗1.7亿的带货成交额,在验证了抖音具备相当强大的带货能力之后,无疑也把自己绑定上了这条战船。   在整个直播的最后,老罗推荐的是一款刮胡刀。他说他要重新开始。下巴上的胡子跟随了他十多年,见证了他的许多岁月。但如今,他要把它们刮掉了。   老罗没有用热水打湿脸,刮到最后,连啫喱也没了,刮胡刀用力地蹭过他的脸。   弹幕里,又出现了一句类似的话:“老罗把胡子刮了,我的青春结束了。”
  ▲ 整场直播最后,罗永浩刮掉了留了几年的胡子。
  • 责编:betway官网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