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认识中国,实现五大平衡!

2019-11-22    作者: betway官网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罗天昊    阅读:
现世滔滔,岁月激荡。 改革开放四十年,国家遇到种种挑战,均由失衡引起,未来急需消弭五大失衡,寻找共存共荣共享之道。 概而言之,中国需要实现五大平衡。 (1) 阶层平衡,实现共同富裕 当下中国出现了一个不好的苗头,就是阶层失衡,出现了阶层分化和分裂
  现世滔滔,岁月激荡。   改革开放四十年,国家遇到种种挑战,均由失衡引起,未来急需消弭五大失衡,寻找共存共荣共享之道。   概而言之,中国需要实现五大平衡。   (1) 阶层平衡,实现共同富裕   当下中国出现了一个不好的苗头,就是阶层失衡,出现了阶层分化和分裂。   先富带动后富,是国家的承诺,亦是改革的既定目标。所谓四六开,最大的未竞事业,就在于实现建立在社会公平上的共同富裕。   贫富分化,触目惊心。   2018年全国居民收入基尼系数为0.468,远远超过国际公认警戒线。而民间机构测定的中国基尼系数更大。中国基尼系数超过了多数发达国家,贫富分化严重,一般民众在财富上的成功的希望日益渺茫。   四年前,中国社科院社会所发布的研究报告称,我国中间层只占人口的23%,远低于发达国家70%左右的比重。其实,阶层的分野,各个国家都有,但是,最重要的是,各个阶层,应该能够自由流动,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阶层逐步固化,纵向流动日益困难。   有学者将中国社会分为七个阶层,分别是权贵阶层、官僚阶层、精英阶层、国有中产阶层、中产阶层、农民阶层、无产阶层。虽然不一定准确,但是中国阶层分裂,几成公论。而阶层的固化,则是青年不敢做梦,产生精神懈怠的根源。   先富带动后富没有成为现实。在权力经济色彩浓厚的领域,贪腐官员和财阀势力联手,将巨大的财富席卷国外,留下万民嗷嗷待哺。反过来再嘲笑民众。炫富炫权,耀武扬威。   在经济领域,依靠权力致富的财阀,与依靠市场竞争艰难生存的企业家,形成竞争态势,曹德旺、宗庆后等实业家,多次批判财阀。   回望大陆和香港,种种社会问题,均可从贫富悬殊、阶层分裂中找到影子。   从经济发展上讲,基尼系数过大也将造成消费萎缩,经济低效。   富人阶层的消费支出,占其收入的比重越来越低,消费欲望也降低。若一国贫富分化太大,财富过于集中富豪阶层,将导致两头空的危险局面。富人的日常消费边际递减,奢侈品消费主要在国外;平民财富不足,无力消费,最终国家整体消费萎缩,消费率降低。   共同富裕,不仅是道义要求与国家使命,也是国家经济强盛的理性选择。   由此,未来中国需要弥补阶层裂痕,使各个阶层在机会面前平等,同时,通过国民收入倍增计划,提高各个阶层,尤其是底层民众的收入,使改革的成果,能够为各个阶层共享,最终实现阶层共和平衡。   (2) 区域平衡,实现共同发展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奉行非均衡发展战略,在社会领域,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实现先富带动后富。在区域经济战略层面,优先发展东部沿海,然后辐射到中西部。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等区域,正是在此大势之下崛起。   中国东部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大约是中西部地区的两倍,只有东部的一半。就人均可支配收入来说,差距则更大。2018年,上海人均可支配收入为64183元,而同期贵州为18430元,贵州仅为上海的29%,北京人均GDP为14万元,甘肃为3.1万元,仅为北京的22%,如中西部的人均GDP和人均收入能够接近全国平均水平,则将催生巨大的经济能量。   从全球发展历史来看,大国的强盛,莫不伴随全国的均衡崛起。美国也是在“西进运动”后,才跃升为全球第一大国。地藏菩萨曾发誓说,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任何国家,都不可能所有的城市和区域都特别富裕,但是应该是没有特别穷地方的,中国未来亦需如此。   权力主导的作用,在中国区域发展中仍然势力强大,在此情况下,未来中国需要均衡各种资源,比如,央企都集中在北京,未来可将部分央企总部迁往地方,教育部直属高校可以大部分迁往全国各地,雄安大学以北大清华为基础,是个好的开始。   (3)经济与环境平衡,实现可持续发展   左手青山,右手金山。   此前中国经济一路狂飙,唯GDP主义导致了生态环境的巨大破坏,雾霾区高峰期影响范围达17个省市,超过国土面积的7分之一,形势严峻。中国需要转变发展模式,五年前罗天昊提出衡量地方发展质量的五大指标,亦被迫于此。   在国家五大发展理念中,已将绿色发展列入其中。知易行难,最难是落后地区。   要发展,还是要环境?这是欠发达地区的两难选择。   2013年至2017年,中国经济的增速从7.7%降到6.6%,下降缓慢,同时期的单位GDP能耗,则分别减少3.7%、4.8%、5.6%、5.0%、3.7%,累计下降20%以上。   国家要进步,家庭要发财,个人要发展。三位一体。国家保持适当的发展速度,非常必要。关键是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的平衡。   此外,如果要保持生态环境,国家能否负起责任,补偿做出牺牲的地方?例如,南水北调中线的起源地,国家的补偿到位了吗?北京出血了吗?大西北江河源头实行严格保护的地方,是否也补偿到位?   金山代表现实,青山留给未来,保持现实与未来的平衡,经济与环境的平衡,积极进取与敬畏底线的平衡,方为正道。   (4)城乡平衡,实现城乡共荣   另外一个发展的不平衡,是城乡失衡。城镇化的进程,绝对不能以牺牲农村为代表,当下中国农业凋敝,农村溃败,令人痛心,未城镇化必须实现城乡共荣,实现农业现代化,农村现代化,以及农民在公民生活,社会权利以及价值观三个方面的现代化。   农村中存在众多问题,其中,有两大问题最为核心,其一是半吊子的土地改革需要彻底转变。所谓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只有承包,没有联产,农村的产业效率低下,总体价格竞争力不足。此外,农民的土地问题,悬而未决,未来需要立法进行彻底厘清。   其二,是形同印度贱民制度的身份歧视。国家将户籍分为农业户籍与城市户籍,某种意义上,严重伤害了农民的尊严。除城市周边少数拆迁户,以及苏浙、广东等少数富裕地区的农村外,多数地区的农民,都不愿意投生于农村。   中国如不从社会制度上,改革现行户籍限制,真正消除身份等级的隐性分裂,从文化上真正实践人人平等的信仰,长久必影响社会稳定,虽有庞大的农民阶层,却再无国民愿意做农民,虽有众多的职业选择,却再无国民愿意从事农业,振兴农业,则无从谈起。而数亿农民,也无法找到未来。   农村的振兴,其实就是城市的自救,亦是城市的延续,中国未来的城镇化战略,必须造福于农村,重振农村。   (5)传统与现代平衡,实现文明更新   在中国即将重返巅峰之际,国人将以何种文明立心,成为一个突兀的问题。   探究中国文明的衍进,要注意四个逻辑。   中国近两百年的落后历史,凸显了文明的缺陷,传统文明中一定有不适应现代化的地方。百年前李鸿章说中国遇到“三千年未有之变局”,指中国不仅从器物与技术方面开始落后,在文化软实力方面,也第一次开始了落后。   西方文明称霸时期,中国危而不倒,一定隐藏独特的基因。要承认和尊重这种坚忍不拔、善变善新的独特基因。   借鉴亚洲文明体系的变革历程。同为儒家文化圈,边缘的日本,韩国甚至越南,改革相对容易。中国作为固有的文明中心遇到的反弹强大,改革更为漫长和艰巨。   珍惜一百年来的艰难求变之路。从洋务运动,戊戌变法,辛亥革命到1949年的共和再造,百年来的中国梦,不仅是独立富强之梦,亦是文明进化之梦。   最灿烂的文明都是碰撞和融合的结果。   复兴是新生而非复辟。融合中西,取各自精华,必可完成文明的涅槃,老树发新芽。形成博大恢弘的新文明。   实现文明的嬗变与更新,方可立民心于本国,造福祉于全球。
  • 责编:betway官网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