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沙拉夫死刑,巴基斯坦在折腾什么?

2019-12-19    作者: betway官网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后沙    阅读:
穆沙拉夫,一个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名字,这几天登上了全球媒体版面。 12月17日,巴基斯坦特别法庭在伊斯兰堡宣布:前总统穆沙拉夫因触犯宪法第6条(叛国罪),被判处死刑。三位法官以2票赞成,1票反对通过了裁决。 现年76岁的穆沙拉夫自2008年8月18日辞职后,已
  穆沙拉夫,一个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名字,这几天登上了全球媒体版面。
  12月17日,巴基斯坦特别法庭在伊斯兰堡宣布:前总统穆沙拉夫因触犯宪法第6条(叛国罪),被判处死刑。三位法官以2票赞成,1票反对通过了裁决。   现年76岁的穆沙拉夫自2008年8月18日辞职后,已淡出政坛近十年,大多数时间呆在海外,影响力日益衰退。   客观地说,穆沙拉夫执政那八年对巴基斯坦可谓有再造之恩,那是巴基斯坦经济发展最好的时期,同时,他运用铁腕实行军事管制,严厉打击犯罪、恐怖分子,惩办贪腐渎职官员,取缔极端宗教团体及镇压塔利班组织……2001年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后,稳住了险像环生的巴基斯坦。   在外交上,穆沙拉夫政府与中国保持高水平外交关系,并且得到了美国的大量美元援助(反恐合作)。   亮点多,穆沙拉夫缺点也不少,由于种种原因,他得罪了一些利益集团,宗教势力,尤其是司法系统。   这些恩恩怨怨,他的对手们没有必要再旧帐重翻,进行政治报复,但现在局面是--死刑判决!   为什么要判得如此之重?直接原因有三个:   一,大法官们要泄愤   巴基斯坦首席大法官乔杜里曾经被他罢免,还被他当面严厉指责过。2007年国家进入紧急状态,老穆解除了60名最高法院法官职务。对司法系统来说,这是极大羞辱。乔杜里一直是穆沙拉夫诉讼案的主要推手。   二,讨好伊斯兰宗教势力。   2007年初,穆沙拉夫要求伊斯兰堡开发局拆除了“红色清真寺”(市中心的一座通体呈红色的标志性宗教建筑)附属的违规建筑,对方坚决反对。   7月份引发骚乱,7月10日,穆沙拉夫下令突击队炸开围墙,进行强攻,逮捕了男扮女装试图逃离的宗教领袖阿齐兹,并打死了阿齐兹弟弟加齐(二号人物)。穆沙拉夫之所以如此强硬,是因为阿齐兹他们要将宗教法律取代世俗法律,这种要求无法谈判。   穆沙拉夫2008年辞职后,加齐的母亲和侄子就被宗教势力利用起来,到法院起诉,2013年9月对穆沙拉夫被刑事立案。   三,政治对手的落井下石。   穆沙拉夫是军人,原先与政治没有什么瓜葛,巴基斯坦政治斗争是在布托家族与谢里夫家族之间展开,布托的人民党(PPP)代表左派(国有化路线),谢里夫的穆斯林联盟代表右派(私有化路线)。穆沙拉夫掌权后,就成了他们共同的敌人。   包括现任总理伊兰姆.汉在2007年也被穆沙拉夫政权软禁过,不过,他们的矛盾是间接的,而且穆沙拉夫离职后,伊兰姆.汉的死敌就是谢里夫。
  谢里夫,布托,以及其它小党派一直想对穆沙拉夫进行报复,这个特别法庭就是由谢里夫在2013年11月底推动成立,罪名上升到了“叛国罪”。   以上是直接动机,然而,死刑判决,还有更深层次的政治用意:   一,敲山震虎,警告巴基斯坦军方领导人,让他们看看干预政治的下场。   二,军方仍对他十分尊敬,而且关系极深。穆沙拉夫被判重罪,如果深挖下去,其它高级将领呢?2001-2008年,他们都是穆沙拉夫政策的支持者和执行者。这样,将军们只能明哲保身,效忠正义运动党政权,伊兰姆.汉达到削弱军方力量的政治目的。   然而,从巴基斯坦历史来看,军人掌权时间将近一半,如果司法权力踩踏到军方红线,军队很可能会跟法院拼个鱼死网破,到那时,政府将很难保持稳定。   据法新社今天消息,巴基斯坦军方抨击了法院的判决,并表示对此感到痛苦。军方在声明中称“一位前陆军参谋长,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总统,为国家服务40多年,为保卫国家而战,永远不会是叛徒。”   军方指出,法律程序有明显漏洞。   在死刑判决上,巴基斯坦法院很难自圆其说,2比1票数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罪名。   2013年底起诉穆沙拉夫的罪名是:叛国罪!这个罪名最高可以死刑。   为什么是叛国?因为他以陆军参谋长身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中止宪法,并解除了60多名法官职务,这涉嫌违宪,因此以叛国罪名起诉。   但穆沙拉夫律师团认为,司法程序有严重问题,既然他以陆军参谋长身份宣布紧急状态,那么就应当由军事法庭来审判,而不是最高法院。   2013年5月谢里夫掌权,到2017年下台,特别法庭一直没有对穆沙拉夫宣判,程序不当是主要原因,另一个原因就是怕军方反击。
  2016年3月,巴最高法院解除对穆沙拉夫的出境限制,穆沙拉夫前往阿联酋治疗,至今留在迪拜,这样的处理,可见谢里夫的谨慎。   现在死刑判决,法院是满意,宗教势力是满意的,不在台上的谢里夫或布托势力也是满意的,巴基斯坦政府则有喜有忧,削弱军方力量有利于政权稳固,但处理不当,会引火烧身。   正义运动党政权有一个解套办法,那就是由总统阿里夫宣布特赦穆沙拉夫,并要求他不得回国。这样,既保住了法官们的面子,也平息了军方的怒火。   不过,作为三权分立国家,法院是否会见好就收?很难说。   2013年特别法庭成立之前,指控穆沙拉夫主要罪名是:涉嫌谋杀贝.布托。
  司法部门认为他在2007年为恐怖分子暗杀贝.布托提供了时间机会,但如果说贝.布托遇害谁是最大政治受益人?那就是谢里夫。   这个罪名对穆沙拉夫非常牵强。   到了2013年3月,穆沙拉夫从英国回到卡拉奇,准备参加5月份大选,4月18日,法院却以贝.布托案下令将他逮捕,23日在拉瓦尔品第开庭,结果塔利班分子潜入巴基斯坦准备暗杀穆沙拉夫,以示报复。只好又拖到8月份开庭,还是无法定罪。   10月9日,穆沙拉夫涉嫌的三项指控全部不成立。   10月10日,“红色清真寺”案又来了,穆沙拉夫自由才一天,又被逮捕。   11月6日,穆沙拉夫获得保释。   11月17日,法院又宣布将他逮捕,罪名就是“叛国罪”,并成立了三人特别法庭。   12月24日开庭,前往法庭的路上,不知埋伏着多少塔利班杀手,军方一路护送,单单路边爆炸物就搜出五公斤,庭审只好押后到2014年1月。   1月2日,穆沙拉夫心脏病发作,被送入了重症监护室。   为什么法院要用一个接一个罪名将他逮捕?因为要破坏他的选举计划和政治声誉。   谢里夫赢得选举后,并没有对穆沙拉夫下死手,一方面是忌惮军方,一方面是沙特说情。   谢里夫被2000月1月被以“谋杀,劫机,从事恐怖活动”等罪名起诉后,沙特王室向穆沙拉夫求情。2000年12月9日深夜,穆沙拉夫特赦谢里夫,让他飞往沙特避难。   沙特王爷们觉得欠了穆沙拉夫一个人情,2014年,他们希望谢里夫也放过穆沙拉夫,2016年穆沙拉夫才能前往迪拜治病。   死刑虽然判了,穆沙拉夫不管在迪拜或者回国,都不会被执行,法院更多的是在显示权力,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巴基斯坦政治体制是英国设计的, 很民主,多党政治、 自由选举、议会政治、宪法法院、总统制或者内阁制……还有三权分立。   但对巴基斯坦这样一个还存在部落力量,宗教力量的国家来说,有什么用呢?最终还是军方决定一切。   当军方不出手时,法院就要凌驾于政府之上,穆沙拉夫死刑其实就是法院搞出来的闹剧。   巴基斯坦经不起这么折腾,但这是巴基斯坦内政,中国不好多说什么,或许背后还有黑手。   此事很考验正义运动党政府的智慧,特赦可以考虑,就像当初穆沙拉夫特赦谢里夫一样,避免了一场全国政治危机。
  不管如何,我们希望巴基斯坦能远离动荡,稳定前行,过好自己的日子。   对中国来说,我们需要好邻居,但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强大,能让邻居们看到信心和希望,有勇气甩开“灯塔”走一条符合自己国情的发展之路。
  • 责编:betway官网新闻网编辑部